转一圈回到原点且无处可去–以色列电影《狐步舞》

以色列电影《Foxtrot》
电影《Foxtrot》

这大概是我看过最好的以色列电影,中文译名是<狐步舞>,它本来有很高的呼声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电影,遗憾的是没有入围,但是它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了银狮奖。

虽然没有入围,但并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我很喜欢这部像是出自艺术家之手的电影,充满寓意和象征性的画面,荒诞的调性,不难领会到导演想要传达的国家和民族高度的自我审视,对于道德矛盾的思考。所以被以色列文化部长批评和抵制,说这部电影诋毁抹黑了以色列军队形象。

形象不形象,你一定也会像我一样爱上电影中士兵在荒漠中简陋的岗哨充满污渍的冰淇淋车前广阔的蓝天下跳舞的桥段,象征暴力和冰冷的机枪,成了年轻士兵手中的舞伴,和士兵干净利落的舞姿 ,充满一种反差美。这是片子里最大的亮点部分。

跳舞这个部分结束后,随之展示的是士兵们边境值守生活的无尽乏味和空洞。每天的值守就是为偶尔经过的骆驼放行,三不五时检查一下去参加婚礼等活动的巴勒斯坦人的证件,最后还因误把车中掉出来的啤酒罐当做炸弹而误杀了车里乘客。这是本片仅有的激烈画面。

电影不光思考了民族冲突,甚至也涉及到从二战里逃生精神上“垮掉的一代”—-很多人虽然存活了下来,但是精神上却被彻底摧残了且终生无法修复,且那种残缺病态的精神状态会影响到后代。电影中的父亲实际就是这样的后代。

影片用插画的手法展示了父亲自幼以来的精神困境。他小时候将家里祖传的希伯来语圣经拿去换了一本色情杂志,作为二战幸存者的祖母被气疯,父亲于是一生都在用生活事业的成功来掩盖精神的困境,然而并不能摆脱。并且父亲在军队服役的时候,也被同行士兵的死亡所刺激,背负了深深的内疚和创伤。

这个家庭经历的各种创伤,都和战争有不可灭的联系,然而这些创伤和死亡又经常显得非常荒谬不值。片中的阿拉伯乘客因为一个啤酒罐被误射,儿子乔纳森因为军车避让路中央的一匹骆驼车翻身亡。

是我喜欢的那种电影语言。情节很慢,大部分剧情台词较少,也没有大的冲突,所以有的人可能会觉得乏味。虽然我觉得以色列的士兵并没有电影里那么的荒诞和绝望,但是我却不得不同意导演对狐步舞的寓意:转一圈回到原点且无处可去。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